5分3D官网-合江新闻网
点击关闭

科技很多-自动辅助驾驶可以非常有价值的帮助到每一个人-合江新闻网

  • 时间:

小丑票房破10亿

錢科雷:您是按合同進行生產,您有自己的工廠。什麼時候會有自己的工廠進行生產呢?

何小鵬:5G對自動輔助駕駛甚至對將來無人駕駛有巨大的幫助,我覺得今天還在路上。起碼來說有幾點價值,比如紅綠燈,我們可以更早的規劃路線,更好的規劃速度,更好規劃兩輛自動駕駛的車在中間進行人或者貨物交換的方法,這個是需要紅綠燈指揮一款車或者指揮路上不同車之間進行車跟車之間,車跟物體之間交互的,我覺得這個需要5G。5G可以讓遠程虛擬駕駛成為現實,我覺得5G的速度、時延等一系列的問題,這些都是在車的領域,會更早讓5G容易商用的一些思考。

以下為對話全文:錢科雷:那些來自中國的朋友們都是非常熟悉何小鵬先生,他是中國最有活力、最成功、最勇敢的企業家,他的企業非常成功,之前是一個UC瀏覽器,現在是小鵬汽車,可以說是最有影響力的科技企業。他在這方面能夠再次創業,並且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他的電動汽車非常出名,就是以他的名字所命名的,小鵬你給我們介紹一下為什麼你會再次創業呢?

錢科雷:好的。那你明年一定要回來,在明年全球財富科技論壇上告訴我們新消息,謝謝。

錢科雷:我們想問一下台下的觀眾們有沒有什麼問題?

小鵬汽車現在還在初級的自動輔助駕駛裏面,我跟大家分享一些數據,我們每一個月使用自動泊車的有80%左右,每個月在高速或者在比較好的路段能讓車自動運行,自動跟隨車道進行轉彎的大概在70%左右。所以今天我想說的一個事情是,它讓一部分的人第一次接觸到了自動輔助駕駛,但是它有很多問題的問題,但是它每個季度都在不斷的前進,這就是我們做的事情。我們下一款車整個的硬件和安全設施,我們的目標就是准無人駕駛,或者往3.5代上走,這個如果走到了,再通過升級,延續兩年,我相信技術可以做到讓中國甚至更多國家大部分路段和場景都可以幫助我們自動開,但是不能做到全部。所以它是需要一個安全漸進的過程。

錢科雷:謝謝您給我們分享這麼具有未來感的想法,我感到很好奇的一點就是中國在汽車方面未來會是怎麼樣,小鵬汽車將會推出新款的汽車,新的車型具備了自動駕駛的功能。這個系統會給乘車人帶來更好的駕車體驗,我們在美國還沒有像很多人宣傳的自動駕駛的那麼順暢,有時候還有各種問題,包括GPS的問題,包括在路口會出現各種情況,和常規駕車體驗並沒有太大不同。那麼中國這種完全的自動駕駛,您覺得什麼時候能實現或者多大程度上實現?

何小鵬:我們對於很多很有趣的黑科技,我曾經想過投資如何把人出現重病之後,把大腦進行冷凍保存這樣的黑科技,但是沒有成功。我覺得我們這一輩人非常開心的是科技巨大的變化,在人員方面,在信息交互方面,包括實體方面,會給我們很多機會去做一些有趣的事,我覺得有一些人會去做這樣的事情。謝謝。

浪財經訊,《財富》全球科技論壇於11月7日至8日在廣州舉辦。小鵬汽車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何小鵬在與《財富》錢科雷對話時表示汽車已經有100多年的歷史,在這100多年歷史裏面出現了很多巨頭,但是在最近的十年裡面出現的並不多。我覺得智能一個非常有趣的點,可以去改變汽車,並且更有趣的點智能可以改變我們每個人的生活,換一個角度,智能汽車這個賽道是一個正確的賽道,且是一個正確的時間點,基本上所有人都畏懼這個賽道,也許我們的競爭會小一點點。

錢科雷:您對於未來這個車的願景是什麼樣的?從軟件的角度來說,您從軟件做到硬件業,但是您覺得汽車不僅是硬件,汽車就跟手機一樣,是有輪子的手機。那麼汽車的價值,作為軟件的價值,作為數據來源的價值,它可以連接起來,而且還可以不斷的對汽車軟件進行定期升級,就像一個應用一樣不斷升級,您是怎麼看未來汽車的?

何小鵬:我第一次創業是做移動互聯網,我印象深刻的經歷了從中國甚至全球從手機到智能手機的變化,我感受到大量的計算能力和新的智能操作系統對於一個新的硬件設備,對於一個新的移動互聯場景的巨大變化。我覺得汽車已經有100多年的歷史,在這100多年歷史裏面出現了很多巨頭,但是在最近的十年裡面出現的並不多。我覺得智能一個非常有趣的點,可以去改變汽車,並且更有趣的點智能可以改變我們每個人的生活,換一個角度,也許十年以後或者晚一點十五年以後,整個出行效率會得到大量提高,出行安全可以得到大幅度提高。如果我們在這個領域做一點點事情,我覺得我們就會非常的驕傲。這是考慮智能汽車這個賽道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一個正確的賽道,且是一個正確的時間點,基本上所有人都畏懼這個賽道,也許我們的競爭會小一點點。

何小鵬:我希望P7在明年推出之後的四個季度,能夠努力解決到50%的場景不用自己開車,能不能做到取決於我們技術和數據的雙重組合。

P7的價位,我們在這個月下旬,也就是廣州車展我們會公布高續航價位,我們會有一個高續航的,也會有一個低續航車。P7比G3肯定會再貴一個層次,因為它有更大的空間,它是我們第一個自己研發的第三代自動輔助駕駛,等明年交付的時候,大家可以來比較一下我們自動輔助駕駛跟下一款車P7,它是四鳥加速,是一個跑車的調性,很智能的,可以幫助我們在高速或者在低速場景裏面可以很大程度幫助我們自動開車。

何小鵬:我是把數據分開的,我認為一個是叫自動輔助駕駛,一個叫做無人駕駛,無人駕駛是沒有司機位,自動駕駛是有司機坐在上面的。如果說能90%幫助到人,我覺得4-5年就可以做到,這個時候車能識別紅綠燈,它能知道停車位在哪裡,它能知道平常轉彎的力度和半徑是什麼樣,這個時候都是在未來幾年全部都可以實現的,今天還沒有做到。

錢科雷:我們把您的第一款車型放一下。小鵬汽車現在在廣州,之前有些朋友也有機會去小鵬汽車那邊看過,這是您的一款G3車型,我看起來空間特別大。你是不是已經賣了一萬兩三千輛的車了?

我中國有很多在互聯網上的創業者,在娛樂、服務上面都做了很多、很成功。但是很多人都說硬件是最難,使業最難,如何把硬件、軟件、服務和運營一起做成一家不一樣的企業,我覺得這對我們曾經創業過一次的人是巨大的挑戰,但也是覺得最大的喜悅,這是我當時為什麼選擇二次創業的一個重要原因。

提問:我是來自香港證交所的,我的問題用中文來問。您兩次創業都是以科技為主的,充分說明您是一個非常喜愛黑科技的人,想問一問還有什麼樣的黑科技您現在特別感興趣或者正在投資之中?

錢科雷:非常有趣。我現在諮詢您一個問題,就是資助的問題,因為有一些傳言,有一些資助是來自於香港、中國,然後你要走出去,去美國,你現在說一下你公司上市選擇哪個城市,什麼時候會上市?

何小鵬:之前從理性的角度來講有一個點,我覺得現在的科技太發達了,未必我們都可以活到100歲-120歲。如果我們想30歲退休,40歲退休或者50歲退休是不是太早。我就從感性上,當時我有一個很重要的點,當時我的小朋友出生了,如果小朋友將來問說爸爸你是幹什麼的?我在想我估計是一個挺不成功的投資者,所以我覺得應該再去做一件不一樣的事情。

新浪聲明:所有會議實錄均為現場速記整理,未經演講者審閱,新浪網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錢科雷:汽車行業可以說是很擁擠了,有很多人都在裏面競爭,很多的企業,包括電動車已經是競爭比較激烈了,之前我們也請過嘉賓來講這個問題,你是打算走高端路線和特斯拉進行競爭,還是走中低端和成百個企業展開競爭呢?

錢科雷:P7這個車型可以做到自動輔助駕駛,是不是?

錢科雷:所以您是先收了錢,然後再進行生產。P7是您下一款車型是不是?一個是G3,大約是20萬左右,相當於3萬美元左右。P7的這個價格大概定位在什麼層次上?

何小鵬:我覺得這個切入點非常、非常重要,特斯拉從16年前創業,現在做得非常成功。中國有很多汽車企業,大部分企業主流車型都是相對偏中端或者偏中低端的價,在這樣一個段位可以取得很多規模,但是越做大就很談取得毛利,因為毛利不大,就很難做大量科技研究。我作為一個科技企業,其中有一個重要的點就是如何讓研發有邊際的價值,如何讓銷售有邊際流量價值。所以從小鵬汽車自己的定位,我們非常清晰的是我們走中端到中高端,並且把智能化加入進去,這個市場比高端或者更多的豪華品牌稍微要低一些,但是它比現在主流的要高一些。因為在這個段位才可能去做出智能化,但是這個段位它的競爭基本上都是中國比較高端的品牌或者合資車的品牌。這個競爭段位,如果堅持三到四您,把品牌立在客戶的心裏面,客戶心智的佔領是一個非常長期的過程,在汽車這麼大型的一個消費品裏面。小鵬汽車現在五年,我覺得再花兩年,再做兩代車,我們同時有三款車在外面,我們的品牌和服務體系完整之後,我們在這個段位的心智就會讓我們取得很大的成績。

錢科雷:所以您選擇了汽車。為什麼會選擇汽車這個行業呢?

何小鵬:這是一個讓我很有挑戰的問題。我覺得我們會思考這個問題,美國也好,香港也好都是非常好的地方,都很喜歡。等明年或者某一個時候,我們有明確的想法我們再可以跟大家分享這個事情。

何小鵬:我們現在的汽車差不多每兩個月升級一次,如果是小鵬的車主,你可以看到很少有智能汽車像我們這樣如此高頻度的,包括娛樂系統,包括駕駛體系,包括自動駕駛,包括AI都可以進行升級。我覺得在未來4-10年之間,大家會進入到智能汽車上半場的一個典型分割點。也就是說,可能三四年後,到七八年之間這樣一個距離,自動輔助駕駛可以非常有價值的幫助到每一個人。今天我們講的自動輔助駕駛,你每開100個小時的車能不能幫助你自動開50-90個小時,他可能不能完全讓司機離開司機位,但是他可以大程度的幫助我們。我覺得這個時候的智能汽車還是跟我們現在的車比較類似,但是一旦做到這一點,經過每一天10億公里甚至上百億公里的數據,我覺得會形成一個非常大的顛覆性的變化,就是說有可能在很多路段可以取代司機,這個時候我認為整車會產生巨大跟顛覆性的變化。所以今天如果我們用一個軟件的角度或者說一個純的汽油車角度去思考,那個時候汽車的底盤,汽車的懸挂,汽車外型、內飾,那個時候我覺得整個汽車的商業模式,整個汽車的姿態都會有巨大的變化,我覺得這是我們作為智能汽車創業者最讓我們感到興奮的事情,也許我們會創造一些全新的,比如說我們覺得也許未來的汽車可能像一個雞蛋一樣。

錢科雷:想問一下5G的技術在幫助自動駕駛和自動輔助駕駛方面有什麼貢獻和作用嗎?

何小鵬:我們正在努力中,已經有一個工廠正在建設的路上,同時我們現在是跟我們合作夥伴,在中國鄭州的海馬汽車企業一起,我們通過代工合作來進行生產。我認為中國企業將來走向全球的時候,更多應該像手機行業一樣,如果有合適的生產製造的代工企業,可以幫助我們快速可彈性的製造和生產,我覺得這對中國將來汽車走向全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點,所以我們在中國一開始就探索,雖然中間有很多的挑戰,但是我覺得也收穫了非常多的進展。

何小鵬:對,我們今年4月份開始規模交付第一台車,這是G3,紅色那一款是一款A級的SUV,銀色款是我們明年會推出的一款轎跑,這款車是B級車。我們非常開心的是,我們在今年花了6-7個月的時間,我們銷售了一萬五千台,我們交付了一萬兩千台。我們跟很多整車廠不同,我們先銷售,再生產,再交付,就會導致客戶等待時間會比正常要長,但是我覺得在今天智能汽車變化那麼快的時候,這個非常重要的一點,讓整個銷售體系,讓整個庫存體系,特別是在今年寒冬的時候我覺得會非常穩健。我們花了很大的力氣去做這樣的調整,但是我覺得今年取得初步的成果。

何小鵬:我們跟大家分享一點有趣的數據,我們主力配置,補貼前在20萬5千,高配在22萬多,我們基本上97%的車都是賣到最主力的配置和頂配,這些配置裏面全部含着所有智能化跟所有自動駕駛的體系。所以我們非常高興我們能夠在20萬這個價位立住,我們每個月的量非常穩定,這個我覺得是非常重要的。

無人駕駛是需要完全取代司機的,我覺得今天無人駕駛有很多現實的測試版本,但是我個人覺得有兩點在這上面需要去彌補。作為一個安全生產的硬件,它一定需要5個9的可靠性,它才可以沒有司機位在白天、黑夜裡去開車,但是今天從測試角度可能達到了80%,它需要迭代。但是迭代中間最主要是有巨大量的數據,我看到中國跟全球有很多無人駕駛軟件公司他們測試了幾百萬公里甚至更長,但是從我的角度來看,一天要數以公里,才有可能在更大範圍把整個數據能獲取的更好,能把深度學習做得更好。

今日关键词:北京提前一天供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