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上很难确保不会发现与来港内地人有关的感染个案-新疆新闻在线网
点击关闭

兰西新闻-实际上很难确保不会发现与来港内地人有关的感染个案-新疆新闻在线网

  • 时间:

济南2.4级地震

這個春節特別悶。大年初一至初五,我只走出門口兩次,一次是年初二傍晚到樓下買口罩順便散步,奧海城商場出乎意外人流不少,酒樓雖未開年,幾家快餐店和超市都有營業而且顧客不少,幾乎人人戴口罩,但我到處買不到口罩,後來聽聞有一些無良商家囤貨炒賣,發災難財。第二次外出是年初三晚上到尖沙咀和一位國際級音樂家吃飯,我在八十年代已經聽聞他的鼎鼎大名,這次音樂家夫婦來港公幹,朋友做東邀我作陪,機會難得,我戴上僅存的一個口罩欣然赴宴。從奧海城搭小巴,車上只有我一名乘客,平時車水馬龍的廣東道此刻行人稀疏,下車時一股寒風鑽進衣領袖口,不禁打了一個冷顫。上樓終於見到偶像的風采,沒有半點大人物的架子,講故事很風趣,席間眾人笑聲不斷。晚宴結束時有人提議拍一張全體戴口罩的大合照,這張大合照絕對有紀念意義。

每天懷疑、確診和死亡人數不斷變化,疫情嚴峻,公眾假期最後一天的年初四(二十八日)下午,特首林鄭月娥率多名主要官員召開記者會,宣布多項新措施,包括暫停自由行簽證、暫停港九直通車和西九龍高鐵站運作、暫停跨境客輪,以及暫時關閉文錦渡、沙頭角兩個口岸等,林鄭月娥形容上述措施是「半封關」,現場多名記者反覆追問為何不全面封關,以確保不會再有受感染的內地人來港?特首堅持認為沒有必要。實際上很難確保不會發現與來港內地人有關的感染個案。此文落筆時,香港確診個案已增至十宗。

圖:一月二十八日晚,廣州珠江亮燈為正在抗擊新型肺炎疫情的武漢加油/資料圖片

不曾想過未來的某個美麗日落靜靜地你會想起我你身邊正春風經歷花香的誘惑歲月長河東去的浪漫還是悲歌誰只因柔情相伴烈火我相信心中的陽光永不會謝落永恆的心在時空穿梭生死抉擇已經無路可躲但是愛不能躲永恆的心與幻夢交錯生死抉擇早已由不得我我挺身在此刻在此刻這首歌是幾年前內地一部很受歡迎的電視劇《少帥》的主題曲,寫少帥張學良一生的浪漫悲歌,在此刻聽《在此刻》,別有一種感覺,我戴上耳機,聽了一遍又一遍。

其餘時間我就待在家裏看電視、看手機、泡功夫茶。書架上有好幾本書買了多時一直沒有讀或沒有讀完,特別是戴建業教授去年送我的《澄明之境──陶淵明新論》等書未有時間拜讀,這幾天正是讀書的好機會,但翻了幾頁就讀不下去,不是書不好,而是沒有讀書的心情。陶淵明「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我卻是城中靜如夜,心有車馬喧,手機上關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信息排山倒海,心裏總是放不下來靜不下來。

網上有關內地城鄉民眾防疫抗疫的視頻五花八門,有的勵志也有的無奈。我看到一些村民自行封村封路、敲鑼打鼓挨家挨戶通知的視頻,感覺不是太好。近年國家在改善基層公共衛生保健條件、提升農村基層管理方面投入不少資源,但這些視頻完全看不到這方面的進步。對這場疫潮所暴露內地公共衛生風險管理等體制問題,網上討論熱烈,學者鄭永年寫了一篇文章《何時能見到一個科學生活的中國》,指出內地政治啟蒙過度,科學啟蒙不足,可謂一士諤諤,引人深思。

令人痛心的是,有些人竟在這場人命攸關的抗疫戰關鍵時刻,借題發揮去達政治目的,十七年前全港市民上下一心抗沙士的情景,已經隨風飄逝?資深傳媒人大F說香港專業精神正急速消逝,另一位資深同行C老漢更指香港專業精神已泡沫化,我雖不願接受卻很難反駁。

陪伴我度過這個春節特別假期的,還有網上熱傳的一首韓磊、潘倩倩合唱的《在此刻》:

最暖心的是,很多內地企業、演藝界明星紛紛捐款捐物資支持抗疫,在香港,恆基集團李家傑和李家誠捐出一千萬元人民幣設立專項基金,新世界集團鄭志剛,以及世茂集團、太古集團等分別捐款一千萬至三千萬元支援抗疫。香港湖北社團總會和武漢大學、華中科技大學、華中師範大學等武漢高校的香港校友會,以及香港中國高校聯等團體發起捐款。朋友Y兄人在日本,自掏十幾萬日圓購買口罩等物品寄給國內給有需要的友人,「好像在國內的海關遇到一點麻煩,希望再等幾天朋友能收到」,Y兄在微信上顯得有點着急。

今日关键词:刘真已平安苏醒